中华诗歌网-诗词爱好者的家园

中华诗歌网-诗词爱好者的家园

中华诗歌网,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中国最大的诗歌类互联网出版平台,权威的诗歌创作交流平台,国家重点文化工程,诗歌的高地,诗人的家园,欢迎投稿!

菜单导航

诗人随笔-邓朝辉:月光是一床清醒的棉被 | 诗王的自创诗

作者: 中华诗歌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1日 08:43:48

   用于观赏的有木瑾、喇叭花、锦带花,实用的有南瓜花,果实则有梨,玉米、山楂……每天,我一路爬坡上去,慢慢地认识它们,快到餐厅的时候,我已置身于一个坡顶,下面是杂草丛生的荒地,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诗人随笔||邓朝辉

月光是一床清醒的棉被

邓朝晖

这组诗写于不同的年份,有两三年前的,有近期的,也许细心的读者会发觉,哪些是前期的,哪些是近期的。

三月的一个夜晚,很深了,我正要睡去,走到阳台上,一轮皎洁的月光直射下来,像一面镜子。我看看四周,楼宇都安静了,马路上的车辆也少了,小虫小鸟也停止了低鸣。但是,谁知道四周围墙似的楼宇中,会不会有哪家在争吵或冷战,这看似安静的夜幕下,有的人心里会不会翻江倒海?一切都被夜晚覆盖了,夜晚像雪一样,盖得大地安宁而静美。

但,等到天一亮,一切都喧哗起来了,夜晚做的梦要等着去变为现实,夜晚做的决定等着白天去实现,什么也抵挡不住时光如流水,带着欲望的泡沫随波荡去。这就是生活。

然而,夜晚也有夜的好,那些失意的人,在夜中获得了平衡,夜是公平的,给予所有人的礼物都一样。那些病中的人,也暂时得以安睡,少了一些无望之苦。所以我说,“月光是一床清醒的棉被,盖在他们身上。”

多好啊!这夜,这月光,这生活的小银。

前些年,我喜欢游历山水。走了很多地方,有一次是去一个山庄,山庄里的生活很清静,你可以哪儿也不去,就在房间里读读书写写东西。每天按点吃饭,餐厅在一个山坡上。一路走上去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各种花和果实。用于观赏的有木瑾、喇叭花、锦带花,实用的有南瓜花,果实则有梨,玉米、山楂……每天,我一路爬坡上去,慢慢地认识它们,快到餐厅的时候,我已置身于一个坡顶,下面是杂草丛生的荒地,这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或者说,感觉自己是在一个孤岛上。我是岛上唯一的居民,下面的荒地,以及刚才看到的花朵和果实,还有树枝上爬行的小虫子,都是一片海洋。一切都是海洋,是的,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孤独。

当然,这是一瞬间的事,然后我看到不断有人爬上来,也站在最高处眺望一下,我在想,他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有着恍然间的错觉?一定是,因为他们眺望的时候,也那么专注,保持着沉默。所以我说,“这个山庄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孤岛/他们站在自己的高处眺望/每一个山庄都是一个孤岛”。

这两首诗写于不同的年份,“山庄”那首写于两三年前,那个时候我还喜欢到处行走,一双脚总是停不下来。而“月光”这首写于近段,这时候我已厌倦出门,空闲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在阳台上眺望。

但孤独的心是一样的。一个人虽然经常出入在人群里,但他们的内心,谁说不是个体的,独一无二的?即便有短暂的同频共振,但这样的机会也是可遇不可求,更多的时候,他们是孤岛上唯一的居民,时常站在自己的岛上,眺望无尽的海水,也眺望翻腾的自己。

一个山庄就是一个孤岛(组诗)

邓朝晖

一个山庄就是一个孤岛

认识它们之前

我先自报了家门

姓氏性别、年龄婚否

出生地,祖籍

何时误入江湖

至今玉已碎瓦难全

可它们一言不发

不说自己的学名、浑名

属于什么科

草本或木本

落叶或落泪与否

是本地还是外来

有没有乡愁

好吧我只有猜

木瑾、喇叭花、锦带花

都穿着粉红色系

南瓜花

长着一张大饼脸

不中看却中吃

牡丹决不与这些俗物争艳

空留枯萎的花萼

却开出尖锐的叶子

丁香结出稻谷般的籽

山楂尚在豆蔻中

玉米已知天命

还有梨

或曰酸梨,或曰烂梨

从不要完美的结局

每天我都会从它们的手掌下经过

登上高处

玉米在旁边排着队目睹我眺望江山

蜈蚣和蚯蚓听任我长吁短叹

吐出一口命运的浊气

这个山庄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孤岛

他们站在自己的高处眺望

每一个山庄都是一个孤岛

风 吹

风吹草原

风吹开着向日葵的山坡

风吹长着斑点的奶牛

风吹鞭马草、狼毒花、红铜锣

风吹多伦

风吹乌兰布统的敖包

风吹塞罕坝的炊烟

风吹丝绸般的水草

风吹着早晨

奶茶、米粥和馒头

风吹着越野

在起风的草原上荡漾

风吹白桦林

树皮如纸

世间如纸一样稀薄

风吹湖边的小木屋

一间木屋必是一座空城

风吹着小镇的夜晚

羊肉、啤酒和烟花

每个人都想去草原看星星

那些易逝的时光

只属于有爱的人

春日往事

春日里和母亲聊起往事

我们常去拜年的那些人家

都一个个消失了

有的病逝

有的死于非命

都没有熬过古稀之年

那些春日里的宴席也消失了

那些美味、炉火

整洁的屋子、水仙花消失了

春日里不再有殷勤的主人

没有人家可去

如今只剩下母亲一人

依然张罗着一桌春饭

桌上列着亡人们的酒杯

饭碗上搁着筷子

她招呼他们吃饭

像以前的春天

像更早以前他们的春天

月光是一床清醒的棉被

我无意瞥见月光

日光下

樱花们开了

桃花、玉兰花开了

它们只在日光下开

而月光下

只有阴影,和十二点的一个人

车子如流水般的急

那些抵抗的,虚无的事物

都在阴影里

那些房子,房子里的

争吵、沉默

都在阴影里

所有的繁华都熄灭了

所有的忍耐、挣扎与绝望

只有月光看得见

月光是照给失意人的

月光是一床清醒的棉被

盖在他们身上

红房子

整个夏天我都听见打钉子的声音

钉子锲进木条

一颗一颗

扎牢松散的理想

整个夏天的中午

我都会被打钉子的声音弄醒

它们一声一声扎进我的梦境

没有商量,没有余地

我说的是对面一间废屋子

它被涂上红色的油漆

楼梯安了护栏

木条们成了桌子椅子柜子

那片废墟变成了红房子

燃起了灯

供应咖啡和素食

那些在夏天折磨人的打击声

已经留在了去年夏天

留在我四散开来的理想中

成为一堆废墟

江上观

江可以逆着行走

这苍茫的江水

执拗而白皙

庙宇在两山之间

如同老鹰的心脏

那沉重的翅膀

夹住人间的小悲悯

庙前樱花成林

如今只剩下红色的叶子

凭吊纷纷扬扬的春雪

我站在庙宇的楼上

生怕会飞出去

像一只蛾子扑入逆江的怀中

安福寺的玉兰

那一日

凤溪的水正好齐腰

那一日楼阁宽大

如唐朝女子的长袖

我们于开阔处遇见法师

正如这个世界的开阔

我没有细听山寺的缘起与构成

无意瞥见一株玉兰

一株孔雀开屏般的玉兰

它没有挡住庙宇

宝殿庄严,琉璃净土

钟声响起来

僧人居士开始了晚课

我们赤脚进殿、登高

看到更加庄严的屋脊

屋脊间又有一株玉兰

用紫色之美打扰回廊的幽静

它是一个女人吗

我摁住自己的罪过

夜色轻笼

法师在寺前送我们离开

我又看见那株玉兰

那株偏居一隅的玉兰

如一段孤独的人世

如车上每一个人

摇曳而孤独的一生

作者简介

本文地址:http://www.jnswdx.cn/xds/66156.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