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歌网-诗词爱好者的家园

中华诗歌网-诗词爱好者的家园

中华诗歌网,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中国最大的诗歌类互联网出版平台,权威的诗歌创作交流平台,国家重点文化工程,诗歌的高地,诗人的家园,欢迎投稿!

菜单导航

李尚锟:用诗书画锻造当代人文艺家风尚格貌 | 诗王的自创诗

作者: 中华诗歌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3日 09:50:46

   水,在天地的苦涩中流动,留,要分辨 ; 可以确定在笔端行走是一种况境 在月色边缘已经斑驳!留一把风沙,说,春天在铁中 ——可能这是在事物擦亮时刻存在的。 把村庄架在能捆住的树丫上,…

李尚锟,祖籍安徽无为县昆山乡人,曾笔名李坤禧,别署益为雅堂主人。中国国际书画学会会员、安徽省美协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等;日前有30余万字各类文艺作品在全国各主流媒体刊发,其300余首诗歌作品在《诗刊》、《绿风》、《诗潮》、《星星》、《中国报道》、《八一诗选》等及网络诗刊专栏刊发;近年多次获得专业诗歌大赛入选和获奖。出版有《中国环境与健康宣传周书画评论合辑》,诗集《咏墨香也种两岸梧桐花》,画册《时代先锋当代书画名家李尚锟丹青耀中华》多部专辑等。

《以诗书画在京人文艺道上驰骋》组诗

文/李尚锟

1、圣洁在指尖开;

要用青草皮肤来念你

洁白,魅的蛊惑,一张白云在空间的挥袖

水,在天地的苦涩中流动,留,要分辨

那些和花一样自言自语的舞姿

你是风,念是沙。你是飞雪,念就是隔着千年冰河

念啊,用了一秒的霓虹用了一场雨的潮湿

你是柔,你是剔透。在雕刻烂漫的韵角

很多年了,许多的美妙还在坚持着被自己风化

等你,念你,你是出生在风中雪或朝阳

守护着这一方青草歌吟大地,苍茫,闪亮

吟唱一阕来自内心风月的折叠。挥动念的翅膀

雪,融入冰点的苍翠,你守护大地一节,能听见

念隔着笑声氤氲,茫茫

像一个生动词——梅,圣洁在指尖开!

2、从窗到纸张曲线上

残墨未境,点点冷香

心境,秋意,一场雨下在未眠时刻

一盏灯火,是驿站,也是一座庄掩映

墨可能干了几分,把从前、现在梳理

打磨——

有多少幻灭流水不存

点点滴滴,从眉宇到屋檐,从北到南

或从南到北。那些符号,时淌指端节奏

无色无味!

;

可以确定在笔端行走是一种况境

过眼烟云,伫于庄、岸罅隙

把一抹岁月朝霞叩问

须臾,也是需要大把稼穑浅耕

;

过往,流动青色荡涤

夜飞冷花无语,岁月,过程中思考

围拢了一些低温淡鸣,听心,有几滴雨

从窗到纸张曲线上

3、留一把风沙

;击败苦涩的流沙吧,是的,要击败

要留住一把能发芽种子吧,是的,要留下

顺着时光空心的阵痛

击败中击打,那些火花,那些藤,绕着、绕着,就结实!

要启用停顿或转折,循着时光在低温皮肤

需要轻敲,不停地叩问,是否是一种姿态

——不一定是未央。聆听如此的蹉跎。那湖,那岸

在月色边缘已经斑驳!留一把风沙,说,春天在铁中

黑更大!

4、小心,有毒

;小心现实下刻痕,隐藏着虫蛀,盐

小心一张纸的潜伏

水流在其间,浅浅的,冒出滚烫

小心往事不经意爬上爬下

如同一块块打碎刻影

坚硬得说不出

小心,有毒。一张纸的现实

就是梦打破的平衡

失去踩踏分量,但重心还在

5、巢

你可能比静寂更厚点,你在左边,你在麦子熟稔的旁边

你思索,你在思索旁边。

那里可能有湖水、鹰和能低空飞行铁条

你说,你要思索那些比厚的静寂

——可能这是在事物擦亮时刻存在的。

可能也有光秃秃伫立,倒背如流,也有花开在午夜的刺青

对于投在一节音律上倒影;可以这样取舍

把村庄架在能捆住的树丫上,给拥挤干燥释放一点火星

给一些沉睡生铁在草的根部挖出利爪在摩擦雪花的

巢!

6、把稼穑挂在七彩墙上

;

把稼穑挂在七彩墙上

无形与有形之间

一半山河是沧海一半耕收是蓄养

;

小心翼翼分辨这些复杂脉络

城内城外一样有说不尽艰险

太阳一样在上面干着

累了大地肤色也风化太多挣扎

;

无形或有形就是这把古今柔韧泥土

千辛万苦是一种

春华秋实是另种

把这些放下。得一撇一捺

把心中气象朝着旭日摆正

;

聆听若远古放逐追索

浅浅的记存。用了流水生机

也用根把山川日月叠加打磨

无形或有形!源于多少内心浓缩绽放!

;7、哦,这座村

;

越过高山跨过一道山河

笔端生发纯净已经具备

生活和一捧湖水

墨香和一抹岸线条

把许许多多明暗交织

;

“生活是一条低唱的河”

从远古和耕作中来

再从一个叫努力开花结果上释放

期间!行云流水也可安插生涩片刻

生活。这个令人时时面对事物

捏在手心,会听见岁月在缝隙中

发出丝丝作响逝水如烟——

明眸在青红间变老

一座村庄在巨大肺叶上结满了

生死轮回。那些流动在其间高山溪河

俯身,似一阙根绣的风华,哦!这座村

;8、寻找

;

简单的面孔,素,一张灯盏的聆听

上下,风,摔打着递增的金属和瓷

上古,大元,脚踏着青草直线或弧韵

要流动,就用马背上飘云弯刀奔腾

是远,是近,是恰当的时刻时候吗?

夜晚和寒星松弛。只有冷艳弦音微荡

寻找,遵循遍地野花干枯浓淡

水,骨,穿过深深在火焰中孤独

放慢,减,淡化........风沙开始从四周贯来

有一种质韵就叫做穿过一颗星那不可窥的冷!

;

9、要想想那场认真的雪下得是否纯正?

;要想想那场认真的雪下得是否纯正?

在梦里,梦见她,她坐在自家书店里,她似乎还是老样子

白皙、大眼睛,椭圆脸、长头发

她坐在三两人旁边,面带微笑

从她的面前走过,装着用余光看她

她发现了,她面部表情可能凝固..........

想一想,那场认真的雪下得是否纯正。在提笔写下这行时

曾穿过绿色军装走过风沙围裹渔场、村庄;

后来,那座能遇见你的城市

一晃多年的时间,在这个深冬,就不经意想起你所在的那城。

雪是否下得认真。哦,身旁嘶哑的城还是灰蒙蒙......

10、云在行时

;

云在行时,风未必是风水未必水

你看或未看

那些折影有的在远更多在近

;

远近是尘世不可回避低回

编织人间,人间就是岁月之河

行了高低也描了多少浅淡

;

给你,就用一朵云清澈,起伏

灵动!这是一种不可多得闲耕

如同花开半分把流水掩映

香自心田来

动或开花结果!一个不做注解回眸

在顿悟那刻!山水是一首谣歌

行思无邪

看云卷千山万里长风浩荡常驻!

本文地址:http://www.jnswdx.cn/xds/16683.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