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歌网-诗词爱好者的家园

中华诗歌网-诗词爱好者的家园

中华诗歌网,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中国最大的诗歌类互联网出版平台,权威的诗歌创作交流平台,国家重点文化工程,诗歌的高地,诗人的家园,欢迎投稿!

菜单导航

古冈:马休——工业时代的农业诗人

作者: 中华诗歌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0日 18:53:48

编者小语:3月22日,明圆美术馆举办了“城市 · 言志 | 明圆诗歌艺术沙龙(第十四期) 陷阱——马休诗歌讲读会”,在主宾诗人与来宾友人的互动中,向读者朋友披露了马休及其部分诗歌创作经过,然因时间关系未能对诗歌作品做进一步讨论与解读。现特刊发古冈所写的《马休:工业时代的农业诗人》,以飨读者。

 

跟诗、及诗人的交往是件奇妙的事。原本素不相识,仅仅因为诗而结识,我们都在诗的空气中流动,或许这就是缘由。

一天,友人申凡带来马休的诗集,说他是画家,又写诗。十分平常的偶遇,当然,首先是与诗的遭遇。突然,一切变得不那么寻常了,好像空气在抖动,像飞机尾部的气流。我知道,那是进入了马休的诗,或者说马休的诗载着我们,从现实的底部飞起来,我看到他语句的双翼:猫眼里的正午   有旅鸟飞过。/ 记忆,也有它飞过的痕迹。

我被深深地吸住,踏进一个清凉、纯净的农业世界。是的,马休确实身居工业城市,却长着一双农业的慧眼。据说,那是他儿时的伊甸园。异化的焦虑反而强化了他那双过滤了的瞳仁。我们先看看名为《夏之一》的第一段,



天空蓝得忘记了工业城市。

你忘记了

字典面对的是遮蔽

而手指点亮文字

初读之下,首句可能有些唐突,往往人们会想到蓝得像什么,或者干脆用蔚蓝色一挥而就,以为使用美的词才会有诗意,而不知这恰恰影响诗意,所谓陌生化效果恐怕就在于此。此句的后面更能显出马休出众的想象力。天空的纯净、蔚蓝对应工业城市的灰色调,遗忘反衬出天空蓝的意识深度。接下来的转折点,“字典面对的是遮蔽 / 而手指点亮文字”,十分顺畅的语流,句子和词都很朴实,它的诗意亮点在于句子中想象力的逾越,平实中蕴含思想的高密度容量。

字典不正是人类文明结晶的象征?现代化文明相对于人的澄明心境而言,或者说对于人类真正想达到的乌托邦境地,从某种程度上确实是种遮蔽,人类发展的这种悖论被马休用诗意挑明,诗人并没一味沉浸在暗的色调里,“而手指点亮文字”寓意一种明亮的灵魂状态,心灵和物体世界的交汇,在此,诗意的目的得以最终呈现。

画家和诗人互为印证的关系素来为人们所关注。画中的诗,和诗中的画一旦论述,极为容易流于平庸。所谓诗中有画,和画中有诗更好像是脱口而出的惯性感觉。

怎么来看马休作为一个画家的诗人(也许相反,作为诗人的画家)?其诗中画面感的印痕,除了诗中显而易见的形式感,他对视觉内在想象力的把握是不容忽视的诗性因素:


蓝脸,  一种有风景的失眠。

白昼无法涂改到黑夜去

蓝脸无法不在失眠的风景中

被月光分娩

直到

拂晓,    窗眼微亮


而鸟    就在这一刻醒来

上面是《一天》的第一节,颇为有趣的是前四句结尾像阶梯似的,构成视觉上一天流逝的线性感,好似时光不可抵御的进程。第五句一个突兀的停顿:“直到”随一天流逝的视线定格,换一行,一种节奏转换,同时也是重新开始的象征。“拂晓,    窗眼微亮 / 而鸟    就在这一刻醒来”阅读中细微的起伏,情绪波动的节奏常常就是这样被视觉的形式感带动,从外在哪怕是刻意的雕琢中,一点点弥漫到心灵的感受里,获得一种深沉的颤栗。

仅仅为形式而形式,决非能达到如此诗意上的明显效果。再看上面第一句,如没有“蓝脸”的意象,没有叠加到句子里的象征意味,如果仅用滥情的抒情句式,那么,这首诗的形式感便会显露出过于人工化的雕痕。

然而,马休凭着对视觉想象力的把握,比如把“蓝脸”想象成“一种有风景的失眠”,就使句子变得结实和饱满,形式的危险性不但降低,反而促使诗意沿着形式的刀锋溢出。

《汽车外的野花》《白头上火山湖》《眠》《手里的风景》等诗皆是这类画面感很强的作品,其娴熟的技艺较能熟练地把握这类诗画合一的题材,眼中的风景与文本的构成之间,一种默契又分裂的复杂对应,使景色凸现了原有的诗意本质。

《手里的风景》却是马休另一类尝试着有所变化的作品,与他擅长刻划的风景系列在情绪和节奏上迥然不同。他一开始写到书桌上一张晚报,形容视角上的感受,用词短小、硬朗,节奏短促有力,不同于以往浓厚、典雅的抒情调子。结尾语句视像上也具以往色泽,可想象力更具现代感。

还有一些文字走失。 所有的

散文

突然发生语病

疯狂地演绎

另一种抒情

本文地址:http://www.jnswdx.cn/sjxw/2537.html

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